体彩蓝球中一个多少钱
為國內投資者介紹靠譜的美國本土網絡券商
« »

基金老帥教你如何用1萬美元掙大錢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我有時會打電話給父親。他當時已經在佛州基維斯特(Key West)過著退休生活,之前曾在紐約哈萊姆經營一家裁縫店三十多年。

“爸爸,我成為百萬富翁了。”我激動地說。

“呸!馬丁,鬼才信你。”他說。

“是真的,老爸。”

“胡說,馬丁,”他說,“如果你是百萬富翁的話,那么你就會像摩根那樣,擁有幾匹賽馬,還有一艘游艇。”

“爸爸,我不喜歡游艇,對賽馬場也不感興趣。我玩的是股市。”

即使今天,如果你把我所有的資金都拿走,然后要我從頭開始的話,我也不會擔心。給我一張辦公桌、一部電話,或許一臺彭博終端。假設你給我留下1萬美元本金。我不會從事日內短線交易,因為任何人的本事都沒有大到足以權衡股票每日走勢中所有相互沖突的變量。

我會把目光投向期權市場,尋找如下這樣的股票期權:即將到期,價格僅為幾美分,股價可能會逆轉至值得行權的價位。然后,我會研究一批低價股,它們的價格或許只有一兩美元,而且市場普遍預期他們無法生存下去或者東山再起。想想,許多銀行、航空公司、保險公司以及大宗商品生產商的股票,在2009年年初,這些股票的資產負債表上都背負著較高的融資杠桿率,股價一路跌倒期權價值之下。

給我吧,我可以在一兩年之內把1萬美元的股票變成10萬美元。而到那個時候,我的投資組合仍然會持有一些“叫花股(ragamuffin)”。天狼星XM衛星廣播公司、MGIC投資公司、美國航空公司、花旗集團的股票以及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的優先股都是我投資的極好例子。

然后,我就會成為值得尊敬的投資者。我認為,我們目前正處于一個成長型股票為王——差不多在任何價位上都以成長型股票為王的股市之中。看看納斯達克100指數和羅素成長型股票指數。今年年初至今,它們已經跑贏標普500指數200多個基點。

我的投資組合將會利用憑借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或其他股票頭寸獲得的最大保證金融資杠桿。我會買入那些利潤年復合增長率達到20%或以上的股票,前提是如果你能對它們目前的估值做出合理解釋的話。Facebook、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波音、Salesforce.com和MGIC將成為我集中持有的重倉股。我不會持有超過10只以上的股票。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通用汽車、微軟和花旗集團由于在營運杠桿方面擁有各種可能性,屬于我可以考慮投資的股票。

相關信息:

IB(Interactive Brokers,盈透證券)相關介紹及開戶最詳細教程

對于何時買入特定股票的切入點而言,沒有人會在時機把握方面無懈可擊,但你對股市本身的判斷必須是明智的。我不會涉足股指期貨、大宗商品、黃金或能源價差看跌期權。也不會涉足外匯市場。一方面是因為踏準時機非常困難,另一方面你可能會在對長期走勢的判斷仍然是正確的情況下,由于被要求追加保證金而功虧一簣。

一旦我賺到100萬美元之后,我的興趣就會擴展到高收益企業債券和優先股。我會對我接近于零的信貸成本與介于6%至7%的收益率之間進行套利。盡管信貸市場上存在恐懼情緒,但高收益債券與國債之間的利差已經縮小。今年垃圾債券應該能夠賺到其6%的票息,與標普500指數的收益率相比具有競爭力。

我在此寫下的所有策略,都是我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所遵循的,但不要以為,只是因為你深入細致地研究了股市,就必然會有成功的機會。我想到了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的一句名言:“我們生活著的這個世界,其復雜性超出了我們自身的理解能力。”我的第一本書以《華爾街上的謙遜》(Humble on Wall Street)為書名,是有充分理由的。

四十年前,標普500指數大約在90,現在是1,849,該股指在四十年里上漲了19倍,但同時伴隨著幅度巨大的震蕩。在1982年經濟衰退最嚴重的時候,該指數跌至109,之后一直維持穩步上漲,直到1987年11月的“黑色星期一”該股指再度跌至248。一輪長期牛市行情促使該股指在2000年上漲至1,500上方,但在科技股泡沫破滅之后,又于2002年年底跌至800。

在2007年年底,股市形成一個雙頂形態,然后在2009年春季銀行業崩潰期間差不多慘遭腰斬。隨后花了四年多的時間,才在去年底創出新高。在2000年至2013年期間,市場坐了一趟瘋狂的過山車,在價格圖上形成了一個大大的W型走勢,全然原地踏步。

風險投資者通過投資于互聯網行業而發了財。當代藝術品的精明收藏者賺得盆滿砵滿,而諸如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等富有企業家精神的互聯網初創公司股票也實現了驚人的投資回報。蘋果自從其憑借iPod完勝索尼Walkman隨身聽以來,股價也上漲了19倍。過去13年以來,只做多的投資者需要在股市高峰時借助于嚴格的風險管理控制,然后鼓起勇氣判斷股市底部并且提早進行再投資。KBW(Keefe, Bruyette & Woods)銀行股票指數與其2007年最高點位相比下跌了80%。俗話說股市無底線,對不?

當我在1960年坐地鐵前往華爾街上班時,道瓊斯指數在600左右。經過1969年—1970年以及1973年—1974年的兩次可怕經濟衰退之后,該指數從1000跌回之600。那時不容易做到持幣觀望,當時我持有的資金主要來自于我的對沖基金普通合伙人。

救我一命的,是我對自己持有的股票——寶麗來(Polaroid)、施樂(Xerox)等——賣出相應的備兌看漲期權。我持續賣出這些期權。當時期權市場很原始,一些場外市場的交易者在心中計算波動性,然后設定期權的買入價和賣出價。他們開始知道我是一位無備兌期權的無畏賣家。

納斯達克100指數在2000年上漲到最高點位4816,當時互聯網泡沫在估值上淋漓盡致地表現出超現實色彩。然后,該股指暴跌至1000,也回調了80%,這事實上導致美國發生了一場小型的經濟衰退,同時消費者信心減退。

我那時候對互聯網的功能幾乎一無所知。和其他所有人一樣,我也讀《連線》(Wired)雜志,但沒有碰過雅虎股票。在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納斯達克100指數再度跌至1000。到那時,我買入了蘋果、谷歌和亞馬遜。如果這些公司報告的任何一個季度的業績沒有達到市場普遍給予的樂觀預期的話,那么就會導致股價在一夜之間暴跌5%到10%。

一邊是網絡股在市場上熱鬧非凡,而另一邊AT&T的股價還徘徊在32美元,與1998年的價格相比幾乎沒有變化。總而言之,了解自己具有哪種類型投資者所需的素質和本領,并且通過與相應的股指進行比較來衡量自己的投資業績。我是一個堅定的以納斯達克100指數為投資業績衡量標桿的投資者。這永遠不會改變。

本文作者馬丁·索斯洛夫(Martin T. Sosnoff)個人持有或其亞特蘭大索斯洛夫資本管理公司(Atalanta Sosnoff Capital)為客戶持有本文提到的以下這些公司股票:天狼星XM衛星廣播公司、MGIC、美國航空公司、花旗集團、美國銀行、嘉信理財、Facebook、吉利德科學(Gilead Sciences)、波音、Salesforce.com、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通用汽車、微軟、谷歌和蘋果公司。

馬丁·索斯洛夫(Martin?T.?Sosnoff),亞特蘭大索斯洛夫資本公司(Atalanta?Sosnoff?Capital)的創始人兼董事長。該私人投資管理公司管理著80億美元的資產。已經出版了兩本有關其華爾街從業經驗的著作,分別是《華爾街上的謙虛》(Humble?on?Wall?Street)和《沉默的投資者,無言的失敗者》(Silent?Investor,?Silent?Loser)。多年擔任《福布斯》雜志專欄作家,并為《紐約郵報》撰寫專欄文章。

日志信息 »

該日志于2014-03-06 15:51由 adrian 發表在美股入門知識分類下, 評論已關閉。

沒有評論

抱歉,評論被關閉

返回頂部
体彩蓝球中一个多少钱